10.7.11

七月八号时

星期五,这一整天我不能安心工作。想到明天就是集合的日子了,但我依然还没有头绪如何进去市中心,心情一直忐忑不安。

是的,我承认心里有着恐惧。我只是一个普通公民,没有党派立场,有的是民主政治立场,不像一些党派党员已有了一个集合点,到时可以聚集人数来壮胆,大步大步的朝目的地前进。我呢,可能只是孤单一人,如果遇到警察叔叔叫我趴埋墙搜身的时候,会不会吓到漏尿呢?恐惧、恐惧、还是恐惧。

下午五点,我去女雇主家向她呈交一些文件,谈完公事后,她忽然问我:

“Ah Lok,besok macam mana?”

我Har一声后呆呆的张大嘴巴看着她。

她继续说:“Saya suruh anak saya bawa saya pergi, dia tak nak!”

我一时不能回神,继续张大嘴巴看能她,片刻后,我心里充满了热血。

一直以来,除了网友,我跟身边朋友谈论这件事时都感到失望。你跟他们说当局是如何的腐败,他们都附议。但当我邀请他们不如一起身体力行的为国家将来做些好事,他们都笑我傻X。是的,大家最关心的是能赚多少钱,还有不要骚扰他们平静的生活。唉,也不能怪他们,这种长久以来的种族恐吓的渗透力也太根深蒂固了。

说回我的雇主,她是一位60多岁的马来妇女,想不到最后帮我打一支强心针的人是她。

我回答她说我会去,只要你明天不要call爆机投诉工地没有人看守就好了。她笑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把我的话当真,但她眼里是充满上街的渴望。

回到家后已是7点多,打开Facebook看到鱼米之乡回复说他的朋友预订了酒店,可能今晚进城。我连忙联络他,他回说多一个人住没问题,于是放下心头大石,真要谢谢他。

8点,一边吃晚饭一边看8TV新闻,还是充满恐吓性的垃圾报道。其中一篇是警察叔叔在实兆远华人义山发现了一些造反可疑物品:21支用小支装矿泉水瓶子装了丁点的汽油,8件印有“KOTOR”字眼的白色T恤……

我靠,这根本不是在造反,这是在自焚啊!用塑料品装汽油,一点即溶,你他妈想做烧猪吗?哪来这么蠢的恐怖分子,宾拉丁也会被他们气的从葬身处跳出来了!

最可恨的是,白色T恤上的“KOTOR”字眼是用Marker pen写上去的,真节省本钱……奶奶的,没有budget了吗?我们不是有交税吗?这也他妈太小器了!

是的,知道这又是恐吓的伎俩,要克服。吃过饭后,冲凉,放弃黄色战衣,穿上黄底裤,搭LRT出街去也。

在Masjid Jamek LRT站下车,街道没有什么异样,市民如往常的来往,恐惧心情消除了一半。但不敢多停留片刻,快步的往酒店走去,不,其实是一家炮房。

炮房所在位置很近独立广场,能看见许多许多镇暴部队的卡车停满在那一带,对面街那家酒店又时常有警察进出,看到如此阵容,恐惧的心情又浮现了,一个人关在炮房里等待鱼米之乡到来。

约10点半,鱼米之乡到了,他帮我要多一间房间,不必两个嘛甩佬挤在一张单人床,又要谢谢他。

11点,我们去茨厂街吃点东西,一路上没什么人很是荒凉。老实说,当时越走越心慌,我知道这是之前带来的恐惧感驱使的,这更要克制。过后,我们吃了一碟味同嚼醋的福建面,或许金莲记的厨师为了赶在凌晨12点封锁街道之前赶回家,炒出了这么没水准的东西。

吃过后快步回去炮房。从炮房往下望经常有一些不明人士在溜达,同住酒店的马来仔告诉说这是SB(秘密警察),不时又传来其他酒店有警员搜查,同住的一些党派支持者急忙把黄衣收藏,气氛又紧张起来了。

不管了,越看越是紧张,还是回房进梦乡。

临睡前一直自我催眠,恐惧一定克服。国家独立以来霸权一直当道,靠的就是这一招,吓一吓你尿裤子他们又继续为所欲为。

至于隔天如何,请看这里图文并茂:http://xtremeapril.blogspot.com/2011/07/709.htmlhttp://xtremeapril.blogspot.com/2011/07/709_10.html

21 条评论:

leejiajia 说...

弓虽哥哥,你好man哦!

leejiajia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紫色的蛇 说...

我妈妈一看到那21瓶[汽油]就问:“汽油是这样的颜色的咩?汽油可以装在塑料瓶的咩?“

你看,我妈妈真是问题安娣...

強哥哥 说...

我靠,难道我长的像大姑娘!?

強哥哥 说...

老师:你妈的直觉是对的,或许那些是花生油,汽油这么贵不值花这个钱。

tamiya 说...

强哥,你是条真汉子啊。。。

小的打从心底佩服你啊。。。

我当天虽然没有到现场,可是一身黄衣,始终穿着支持你们。。。

杨 霓 说...

佩服你的胆量!
欣赏你的正直!
敬礼一个!


我这个缩头安迪只能在家当黄脸婆顾孩子(老公去不到因为有做工)。。。

王小唬 说...

你的隔天篇就这样放链接,还挺创意下嘛!

強哥哥 说...

踏米呀,杨大妈:胆小如鼠不值得尊敬。

领带友:难得有人接力写,争取时间再睡觉,几好啊!

Douglas 说...

生锈脸上镜了!!!

709在电联谁呢?

強哥哥 说...

call总警长,希望他在催泪弹加点草莓味。

Douglas 说...

有如你所愿吗?

我尝的是原味芥末~~~

QGG吃了那么多粒又喝了FRU的茶。。。实在是赚到了。

哈哈哈~~~欣慰大家都没事。

moot 说...

啊,我沒機會拍到催淚彈的樣子。。

強哥哥 说...

豆浆仔:还有,大家都把这事当着趣事来谈,对上街游行改观了。

moot:还好意思说,你只顾着拍Madam!

BiowLee 淼淼 说...

那天上司也问我:做莫你看来酱紧张~?
...囧

四月 说...

哎呀懒虫!!!

王小唬 说...

四月,不是懒,相信在炮房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強哥哥 说...

Biow:哈哈,原来你和我一样忧虑。

四月:你那两篇那么轰动,不敢抢镜头,抢也不够抢啊~

王老吉的孙子:原来你一直为不能来炮房集合,耿耿于怀……

游荡花旗 说...

强哥哥,自从认识了光头,我经常来这里偷看你,但是又不敢给你知道。我现在浮出水面,是要让你知道,你是一个英雄!

花旗国人爱英雄,英雄儆恶惩奸,保卫家园。马来西亚没有变​形金刚,没有蝙蝠侠。 我们的英雄就是像你一样实实在在生活在我们身边各个阶层的人​物, 有卖菜的,有教书的,有开的士的,有做生意的... 。
每个穿上黄衣 (强哥哥是戴黄色头罩),勇敢地一步一步地走向默迪卡独立体育馆的​,都是英雄!

花旗仔

二楼后座 说...

(没有和二楼并肩作战一起被水炮颜射,是此行最大的遗憾。)

我只习惯给人颜射,没试过反过来,难道打领带的经常满足你?哈哈哈。

btw,我们可以各自“坚挺”到最后,就好了。

強哥哥 说...

花旗仔:谢谢你经常偷看,难怪我总觉得有一双一双阴阴湿湿的眼睛在暗处偷望我……哇哈哈。
真的不是什么英雄,何况还是偷偷摸、摸浑水摸鱼的去到体育馆。在履行公民责任罢了。

二楼:一定是你触到红头兵的G点,让他们发大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