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11

痛定思痛

我忘了当时是念初中几,总之,我是穿着白衣青裤子,挂着一个青色肩带书包,透过铁丝篱笆,遥看对面河畔,那是我憧憬的另一世界。

下课的时候,T骑着一辆独轮车过来找我。这是他偷了校工“黑猩猩”的老铁马,把它肢解后再改造而成的。

他经常在“黑猩猩”眼皮底下大摇大摆踩踏。“黑猩猩”当然有所怀疑,但是就没机会让他证明这就是他遗失的铁马,所以好几次他设计陷阱想把T绊倒,把那独轮车拿下,以便可以仔细检查证明是属于他的。

T的身手可不是盖的,他能一个凌空翻腾就避过了陷阱。着地后,虽然独轮车没有安装刹车器,可他就能巧妙的把车停住,再回头向“黑猩猩”招手炫耀,有时还送上飞吻,气的“黑猩猩”只能边咬牙切齿边跺脚。

我不喜欢那辆独轮车,每次T乘骑过来时它都“吱嘎、吱嘎”作响,远远的,我就知道T正在往我这里来,我需要忍受这种刺耳的声音由远至近,直到T在我面前停下,这种声音极度让我感到不安。

“你就不能加点润滑油吗?”

“不,我是故意。哈利大卫逊以暴躁的声响威慑别人而闻名,我这专属的独轮车以刺耳的吱嘎声挑起别人厌烦的神经线为注册商标。缺少了这股声音,它就不完整了。”

“你可是想把全世界的人都惹烦了,总有一天,“黑猩猩”不单是挖个陷阱等你,他会埋上炸药,把你炸上天去!”

T作出无所谓的表情后,骑着独轮车翻了一个跟斗,他为自己的身手不凡感到自负。

“别看了,你就翻过这个篱笆吧!我可以借你独轮车,让你翻跟斗翻过去。”T搭着我的肩膀让他可以把车停住。

我摇头表示不,把他的手甩开。

T不明白我,我是有原则的。我犯校规最大的极限只不过是逃课而已,那也是因为我不能接受某些科目老师的愚昧。我不想逃学。两者的区别是:逃课依然是存在学校范围,可能在别的班上调戏美眉,或躲在科学实验室里打盹;逃学你就得爬过那道铁网篱笆,虽然很是刺激,但这好比逃狱,一旦翻过那道篱笆,你就不能再回头,唯有永远逃亡。

上课钟响了,我回到课室,可是忘了现在是Add Math的课,等到发现老师已经踏入课室时,已经太迟了。

老师推一推鼻梁上眼镜,发现了我存在,脸上表情掠过一丝意外,瞬间随即替换的是胜利而藐视的眼神。

你终于让我逮住,嘿嘿。我知道他心里正在那么的想着。

我为我的迟钝反应而自责。妈的,我竟然忘了逃课!

他在黑板上写了几题方程式,他故意叫我上前来作答。我往右边一看,看到他正等我出丑的得意笑容,再往左边看,发现“黑猩猩”已经堵在门口。

我握着粉笔的手停在空中,额头不断涌出冰冷的汗珠。

再转过头往后看,除了看到全班同学在目瞪口呆,也看到T在不断的轻拍他身边的独轮车,微微点头在示意:没选择了,你只好翻过篱笆。

这时,老师已把我手中把粉笔拿下,表示出虚伪的同情:不能作答,你唯有接受惩罚。他把藤条拗成弓形,测试它的韧度,他要我把双手往他桌子扶着,再把屁股撅起受刑。

我不是怕痛,是不能忍受羞辱,在屈服和叛逆之间,我最后选择了反抗。

T已经知道我在想什么,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向我抛出他的独轮车。在它还没有着地之前,我已巧妙的一跳坐上了独轮车的车包,向门口冲出,速度之快让“黑猩猩”扑了个空,撞上门框,气的他咬牙切齿和跺脚。

冲下楼梯时的那阵颠簸,我差点就摔下,后来还是让我巧妙地克服了,心惊胆跳捏地了一把冷汗。我两只脚只管不停的踩踏,穿越了球场,再穿过了食堂,我直往学校后方的篱笆奔去。

回头一看,“黑猩猩”骑着二战时期纳粹军的三轮摩托车,载着老师,紧紧贴后追来。

我发现前方的泥土有许多曾经被填补过的痕迹,我知道这是“黑猩猩”在之前为了逮住T而设的陷阱,但已经没有退路了,我硬着头皮直冲而去。我巧妙避开了几个陷阱,最终还是不能幸免,踏中一个埋伏。

妈的!

是的,天杀的“黑猩猩”真的埋下了炸药,把独轮车炸的支离破碎。我升空片刻后,掉落在铁丝篱笆不远处。

这时,“黑猩猩”把三轮摩托车停下,虽然陷阱是他设计的,但他也胆怯没信心穿越。老师发脾气谴责他一番后,手忙脚乱地在为摩托车配置的机枪装上子弹。

我已被炸的半身发麻了,双脚不听使唤,只好用身体一翻一滚地滚到篱笆去。

子弹已经上膛,老师把枪口瞄准了我,狰狞笑着。“黑猩猩”双手把耳朵盖住,准备迎接枪声。

我奋力把铁丝篱笆底下揭开一个洞,看着篱笆下面水流喘急的河流,我咽了一下口水,把心一横,往外滚出去!

就这样,星期五的凌晨五点,我从Inception回到现实时,从离地尺半的床上滚下来,右肩先着地,接着是右边脸颊,碰地发出了巨响,除了惊醒我自己,没有惊动其他人。我抚着脸,揉着肩膀,除了感受到痛苦,脑里片刻是空白的。

当思绪回复正常之后,我才意识到:我该买什么字?可是这梦也未免太情节丰富了,又他妈那么多的万字铺,会把我给买穷啊。

11 条评论:

tamiya 说...

原来是南柯一梦啊。。。

二楼后座 说...

你是在帮华叔写法庭辩词吗?

強哥哥 说...

踏米呀!是啊。可惜不是春梦。

二楼:不是。你太有联想力了。

四月 说...

!!!

居安思危 说...

第一次来。。。。

大王蛇 说...

可以试试看买我的车牌号码。

強哥哥 说...

阿月:❀❀❀

居安:你好。

大蛇:我想买你的三围号码,给来。

王小唬 说...

这篇根本就是博彩广告来的,靠!

強哥哥 说...

还是你有慧根看出来。其实我是想用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那句名言“I have a dream”作为主题。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还我五分钟!

強哥哥 说...

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