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11

我一直想捉拿真凶,可是每一次,他都是趁我离开工地时才干下恶行。工地里太多帮人了,无从着手调查,我感到无能为力,感到非常气愤。

这里每一个都是嫌疑犯,我每次正视他们每一人的眼睛,仿佛都看到一种心虚的眼神。天啊,不会每一个人都有份吧!还是我疑心太重?

上次为了此事,Architect当着屋主面前把我鸟一轮够够力的,鸟到我无地自容,鸟到鸟儿也飞走了。

哪个禽兽干的好事,你要是让我逮到,我他妈把你阉了!

*          *          *          *          *          *          *          *

我那天在拆一间办公楼的旧Partition,业主那边规定过了6点才能占用一架电梯搬下垃圾。那天做到很夜,没看晚间新闻,没时间关心国际大事。

隔天早上打开报纸一看,我愣住了,心头凉了一大截。

*          *          *          *          *          *          *          *

水喉佬肥狗向我发飙:“#&@%*!你叫我怎么做?”

看着案发现场,我忍住气。

这也难怪肥狗,因为这里就是他的工作场所。如果是我,我也发飙抓狂。

真他妈腥!

难道要我一天8小时守着这里,你们才不干这些兽行吗?

*          *          *          *          *          *          *          *

3月12号,每一份报纸的头条都是頹垣敗瓦的照片。

致命的不是地震,日本是一个地震发生频密的国家,建筑物大多都有防震功能,国民更是时常演习如何疏散和逃生。可是无情的海啸一涌来,什么先进的科技都冇能用了。

人类为了提升生活,不断竞相研究科学,到头来还是敌不过大自然威力。

*          *          *          *          *          *          *          *

那天闹钟发神经没响,我迟去了工地。

当我走去3楼主人房厕所检查昨天水喉佬安装的conceal part,在门口和他碰个正着。

他避开我的眼神,神色匆匆的走去。我一进去,看到那滩东西,顿时火轮滚,立马冲下楼下质问他,差点就揪住他衣领。

他没否认,露出尴尬,但还嬉皮笑脸。

*          *          *          *          *          *          *          *

2008年,我刚写部落格不久就发生汶川大地震。当时,看了卫星电视播放的新闻,哪还能把泪水忍住,现在说出来也不怕你们见笑。

人命啊,就像吹熄一根蜡烛,呼一口气,瞬间就没了,心能不绞痛麽?

*          *          *          *          *          *          *          *

“我他妈搭那间东西干嘛?摆设啊?”我指着外面的临时厕所。

“来不及啊老细,从3楼走下去会撒在裤子里啊。”Alarm佬还尝试跟我打哈哈。

“你他妈禽兽啊?四处拉!”

“那里也是厕所啊老细……”

“你他妈瞎了眼还是有幻觉?你看有马桶吗?有尿缸吗?全都还没安装啊!你他妈四处拉,叫人怎能还在那里做工?”

“小事情罢了,你不必发那么火光……”

“小事情?我他妈在你的电线上小便看你还说是不是小事,看你还能不能安装alarm!”

我这人一急躁起来就冲动。话也冲出口了,全场人都露出期待的眼神,准备围观,等着我在他窗口上电线拉尿。

Wireman知道我矮,也stand by好借我梯子。

*          *          *          *          *          *          *          *

我也是喜欢搞笑搞搞震的人,我这么想不是悲观。但是,世事谁能预料,祸福谁能预知,谁知道在你说烂gag的这个当儿,下一秒会不会有一块砖头砸到你头上。

*          *          *          *          *          *          *          *

Imam把我使开,说想跟我谈谈鱼池的事,其实在帮我铺下台阶。

他也对我说其实都是小事情罢了,有哪个工场是没有人四处大小便的。说我这么大呼大喊的,搞到整个工场的人都情绪紧张,Bangala工友会背后取笑我是专管人大小便的督工。

或者是我反应过敏了,或者是最近一些悲情新闻把我的思绪影响了,憋了一肚子的气,忽然发泄。

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我也莫名其妙。

我上楼看看天水喉佬昨天安装conceal part,看看那一泡尿,看看那堆死在尿液里的黑蚂蚁尸骸。

*          *          *          *          *          *          *          *

当年,黄家驹也是上台玩玩游戏罢了。

*          *          *          *          *          *          *          *

阎罗王:“那么多冤魂,说,从何处来?”

冤魂甲:“阎王爷,我们被海啸淹死,呜呜……”

阎罗王:“大胆冤魂!竟敢骗本王!你以为本王没看电视吗?海啸不是上个星期的事吗!”

冤魂甲;“真的阎王爷!当时我们正在开开心心地工作,忽然被不知从哪里涌来咸咸的水淹死了,不是海啸是什么啊!”

阎罗王翻阅生死簿,查了事情的始末根由,叹口气,说:“你们下辈子别再当黑蚂蚁了,咬人都不痛。我让你们投胎做红蚂蚁,回去咬他的懒叫报仇。”

*          *          *          *          *          *          *          *

现在资讯科技发达,当天就可以在youtube看到那场悲剧的片断。

视频里,看似缓慢的的海水,一下就把房子冲得稀巴烂,脆弱,不堪一击。汽车简直像小时玩的模型车,树木像小草,人像蚂蚁,一刹那间没顶。

难怪佛说一刹那经九百生灭。

12 条评论:

四月 说...

强哥今夜喊感性喔

強哥哥 说...

讨厌,每次都看不到人家的性感。

tamiya 说...

我也是很讨厌那些在工地或装修房子的,到处大小便。或拉撒在马桶却不冲水的。

是的,做工地又怎样?为什么人家要尊重你的时候,偏偏又做出一些举止来让人家鄙视你?

雨夜,被吵醒后 来留言,再回去睡。

leejiajia 说...

强哥仔,慢慢讲,不要一轮嘴讲这么多。。。
感性中还有很大的理性,所以我们才没看到你的性感。

紫色的蛇 说...

喜欢展示性感的男人大都是基佬,你还是选择被赞感性比较好。

安哥爵 说...

强哥哥果然够强.果然是哥哥.

仁哥 说...

哥,发粪没涂墙,算不幸中的大幸了。



另,请允许我like紫色的蛇的留言,谢!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你跟他讲如果在Petronas Plant里面随地大小便被抓一次以后就唔洗捞,可以直接退休了。

強哥哥 说...

Tamiya:被雨吵醒还是尿床?

leejiajia:好吧,我接受我不是性感。

紫色的蛇:不会吧,我爸,我叔,我弟,我,在家都没穿上衣的,难道整个家族是基佬?

安哥爵:是的,是的。

仁哥:like你的头,你以为是Facebook啊?

Daniel Yip:可是我们付不起petronas给的工资

tamiya 说...

怎么可能会尿床啦?

卖弄性感和在家脱上衣是不一样的。

杨 霓 说...

还感性过我。。。讨厌!
不过文笔就好多我多多声.

強哥哥 说...

杨霓:不是用笔写的,用键盘打出来的。